混世大魔王

關於部落格
看電影喝啤酒
  • 3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由與白

搬了新家,很開心。


腳底下是冰涼的白色瓷磚,我索性也不穿鞋了,拖過地後。後來,我常滾在一塵不染的地上,很舒服。人一進門窗戶就大方落在眼裡,窗外有排雨後會掛上水珠的電線,更遠的對面能看到別人家的浴室...
繼續閱讀

犁田(這跟牛無關的一篇小故事,相信我!)

在校門口烙了一記傷痕在膝蓋上,跌倒這詞兒似乎不太適合用在我身上,我原以為只有身體孱弱的人或小孩、老人才會發生,似乎是我高估了自己?
            
  
========事情發生過於突然了========


12/07/2005 約6點時
  考完試的下午,我的房間沒所侵入了兩隻莫名其妙生物,一隻姑且叫她培根,另一隻特徵胸部大大的,就叫她大波吧!後來我從睡夢中被挖起來,原因相當簡單-她們要去麥當勞,我開始討厭外國人的商品也是從這裡開始...


  於是我騎著自豪的破爛機車,自豪不用說吧因為是我發現爛車可以騎的,爛機車待會你們就知道原因了,接下來我冒著爆胎的風險,一台破爛機車三貼,在聽到機車零件掉落前好不容易到了麥當勞,我沒點不過感謝她們點了一杯玉米濃湯給我取取暖,當時到沒想的這將是悲劇的開始。她們該去晚自習了,我被迫當車夫。

  回程我在距離校門口外五公尺處放兩隻奇怪的生物下車,加了油門欲要脫離她們的視線(因為每次遇到她們幾乎沒什麼好事...),對面卻衝來一輛不速之客--很兇猛的機車(機車車速夠快很兇猛、車主一臉衰相很兇猛,如此絕非善類!),果然...,接下來一切發生的太快,對面的機車毫無減速的動作,我往右騎那笨蛋也跟著我同向閃車,好!我又往左...媽的,我暗自啐了一句,那傢伙竟然也一樣!更恐怖的是他沒有減慢速度,我龍頭一扭,機車旋轉出去而我以跪姿「犁田」,一切真的發生太快,當時我在校門口犁田就在眾目睽睽下,我還聽到肥教的聲音,不顧傷勢我趕緊扶起機車離去,啥?你問我那笨蛋勒?你也是笨蛋,他早揚長而去啦!


  我回到租賃的房子檢視傷口,制服褲磨破了個洞,雙腳膝蓋血肉糢糊相當噁心,我不敢完全脫下褲子因為連在一起...,我聽到明明是沉重的腳步聲卻是用跑的,我一慌把褲子往上一拉「啊~~~」,這一拉我感覺生命減少了十年,「啊~~~」(低吟) 我眼睛布滿血絲打轉著淚水以哀怨的眼神盯著門,我被2顆木蘭飛彈打到,眨了眼...原來是大波啊,我問她怎麼沒去學校晚自習,她沒回答我,她眼睛也轉著淚水跟我說對不起,然後跪在地上掩面大哭,這當然是唬人的~~,她跑回來的原因我忘了,我只記得當時我還滿感動的,不過我跟她說這樣我摔倒就沒意義了,因為我只是載她們準時到學校晚自習,其後應該和她們無關才對,這是我的觀念。當下我叫她趕快去上課要不然會遲到的,但是大波堅持我要去上藥。等我說好時她才回去學校。


  後來我去看了醫生,那時候很可憐我身上沒有多的半毛錢,拼拼湊湊借到了掛號費...


  我去上藥時,一開始要先清洗傷口,痛得不得了,旁邊的一位老婆婆嚷嚷道「架大空,很痛喔?」老婆婆妳也幫幫忙,沒看到我用扭曲的面孔來回應妳嗎?「啊~~~」內心又是一陣淌血,好不容易捱過去,護士又跟我說要打破傷風,臉一半青掉...,好吧,怕打針不是真男兒,我撩起右臂衣服...媽的!出乎我意料我衣服穿太多,護士說那打屁股吧,臉全部青掉...,恍神應諾一聲,喔。喂喂喂~~屏風勒?心中暗自譙了一句口頭禪「掯!」

  那天我的自尊破滅在一間小診所,敗給一隻小小的針頭,現場的20名「觀眾」拜託你們不要說出去...
  唯一慶幸...大波沒跟來...嗚嗚...
繼續閱讀

夢見詩人的囈語

流光悄悄滲透到日落後的闐黑

夜深沉竊笑 裹著詭譎氛圍

漫漫長夜有25個小時

細品回溫後的冰咖啡 澀鎖眉間 微苦

扉外 晚風輕叩窗櫺吹了一身疙瘩

抖去這不以為意

輕輕闔眼 在書案前

思緒鬼...
繼續閱讀

孤鳴


一年來一直都是一個人,一個人等公車,一個人啜著咖啡,一個人靜靜讀書,


一個人無法填滿被挖空的心思,於是筆振振疾走在單影的寂寞裏,藉由寫作刻


劃、紀錄當時如何的心情,就像此刻于漫漫長夜在燈下提筆,但,有時孤獨仍


無法以一隻筆扛起,超越想像的沉重,那天我可能是鎮日都陰沉沉的。


有些人出現在你生命中,在相遇一開始便註定會再離開你的舞台,即時你熱


情地擁抱他,他只是多停留一會兒,沒辦法挽留不論願意抑或不願意,對他


來說可能好比候鳥的遷徙罷了。


在了解殘酷的真相後,我把情感小心翼翼呵護著,以免再次淪為犧牲品,以往


內心的澎湃不再往常,取代而之的是冰封下木然表情。


一個人聆聽將夏天膨脹的蟬鳴,一個人欣賞使冬天入骨的霙花。一個人騎著單


車駛在濱海公路的末端,一個人在阒寂黑夜裡和自己和月光打著雙人籃球,一


個人總是一個人,是自由也是枷鎖,獨自苦飲孤寂,像酒精濃濃地化不開,暈開


的氛圍有令人窒息的悽涼。


路上人來人往,我,還是一個人,躲在人群中。

繼續閱讀

整車的搶匪

話說某日,一個搭公車的小子,上了公車, 翻遍全身都沒有零錢,只好挑出50元的紙鈔投了進去。

之後就後悔了,那個50元是他今天的餐費, 沒了那個僅存的50元,今天就斷糧了,準備作個飢餓30大使的候...
繼續閱讀

愛情的出口


  不只日誌,妳的背景音樂也是哭泣的。


  記憶留在雲林國小那一夜,第一次親吻妳,換來兩隻冰棒的謎語。
  後來我們不牽手了,但我們依然是要好的朋友。


  我認識的妳,是對愛情充滿嚮往的小女孩,那是一股不輸人的傻勁,也正因為是這樣,妳才可愛。
  可是其實妳在愛情路上,走的並不順利。
  妳成為大多數人中的少數人不幸福的那一群,妳甚至這樣懷疑過。
  也灰心的快要死掉,妳覺得傷口沒辦法結痂了,傷口汩汩流出駭人的鮮血,流去了勇氣與信心。
  世界還在運轉嗎,妳問妳自己。可是,沒有答案。
  住在心上的人出走了...而妳呢,被孤伶伶的拋在原地,風大,雨下了,妳還不肯相信,還在等待...
  等待自己醒來,然後輕輕的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場如昔日一般的惡夢,很快就沒事的。
  而...
  

  ...眼淚,卻不聽話,凋零的落下
  自己沒辦法騙自己可以不哭泣了,於是妳眼睛又漸漸模糊。自己是那麼愛他的啊...


  寫妳的故事,不知道為什麼很能體會。心很痛的傷。


  熱戀的人好怕這樣子,整顆熾熱的心掏給了他/她,換回的往往是眼淚。愛他,可是他不愛妳了。他也努力過,不是說努力追到的女生會比較去珍惜嗎?妳又困惑又傷心的問。老實說我也不懂;去相信我想也沒有真正的答案能解答的。

  妳還記得,妳寫給我的席慕容的那首詩嗎,妳是以這樣一個心情去愛一個人的吧,愛人與被愛如何取得一個平衡,兩條平行線平行得那麼危險,無限延伸稍有一偏折便不可想像;妳會有疑慮,思考過妳仍相信愛情的美好,點頭答應了,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冰冰冷冷的不可置信...

  扳著手指,妳數數不被愛的次數,也搞混了,其實是無心力去數了,妳你已經好累好累。
  好不容易相信了,又使妳失望了。

  ----------------------------------------------------------------------------

  遇到了也只能無力的嘆息,愛與不被愛之間,有存在著什麼責任或是義務嗎,大多數的人也是感慨的很,如此,原來大多數的人也是不幸福的,他們害怕去愛人。

  妳知道嗎,我會贊同妳對愛情的看法,被傷過,也能提起勇氣在去愛一個人,我們都期待著能談一場無悔又美麗的戀愛,在遇見她的真面目前,不免磕磕碰碰的,可是還是要勇敢要瀟灑,拍拍身上的灰塵站起身,準備好妳的愛,然後好好的去愛一個值得付出真心的,遇人不淑,哭過、痛過還是要振作,不必要為了錯誤而沮喪,至少妳學到更該怎麼去應對,挑一個好男人。

  妳像是鼓著腮幫子受了很大委屈的小孩子,做朋友的其實很不捨妳。
  妳的描述,一直在我耳際吹息不停,妳是依憑什麼樣的心情怎麼走過來的呢...
  妳大聲的疑問,我也一樣想問。背面是否牽涉到道德問題?還是說我們只是求一場不可求的愛情?心就這麼空下來了,空蕩蕩的...還是沒有解答;我想愛情總有一天會給我們適當的答案的。不管妳相不相信,他就是那麼妙...那麼神奇的...那麼幸運的...就有一個男人...等待妳去尋覓他...

  相信妳會找到的,在不久的將來...

  有心事,可以找我談好嗎,一個人沈重是要和朋友一起並肩扛起的,在這療傷的時間裡先好好享受生活吧,熱愛每一天,擁抱妳身邊的人,生活一樣簡單精彩有趣,哪天遇到了,就是妳的了。


繼續閱讀

我的夢想就是保護地球

昨天是結業考,意味著不像暑假的暑假也終於告一段落了。接踵的是模擬考。經過一長串的地獄式的填鴨上課與非人道的考試折磨,不禁讓我驚呼你們是怎麼熬過來的。我真的不適合在桌前靜靜讀書,那會要了我的老命。

  不能快樂過日子是一種罪。除了極少數的老師之外,他們都想要從我這裡奪走非常重要的東西。
  
  ......唯一的報復方法,就是活得比他們快樂。

  教職者往往將有價值的事物貶化,除了上課考試外其他多餘的動作通通是大便之類的,不過我拚命的要將現在高三生活留下一些,可以讓我回想起來也有一絲笑意的青春回憶,而不是只剩下課本被商品化如貨幣般來流通,令人感到廉價的死板板的知識。如果學習不能感到快樂,這樣只能說是一種硬記的學習,因為在很多年以後你還是不懂,甚至根本愉快的遺忘了。多年後我們還會記得什麼鋅銅電池嗎?還會清楚柳宗元寫過什麼嗎?還會去想起海龍公式嗎?......除了你對那門學科抱有一定的熱忱度,或者你的生活、職場上應用得到,否則我想一切的苦口婆心只是白搭。

  多年後你會記得多少?還是刻意遺忘了?

  我想那樣的知識稱不上知識。

  我相信有一起人和我有一樣的想法,不過近半數的人寧願選擇接受來安然度過,他們害怕大學上不了之類的問題,以為撐過去就沒事了,殊不知多年後我們也是這樣來荼毒我們下一代,還會不知廉恥跟小孩子說:我們以前也是苦過來的。痛苦實在沒有必要的存在下去。反之,我們應該按自己的理想圖驥去找個無悔的未來。

  人生可以如史詩般的豪邁。

  剛剛打字的同時,有兩位傳教士拜訪了我家,一位是道地的台灣人,一位是日本人,他們是夫妻。除了與我佈道,他們提起關心地球環境的問題,我只能幽幽的說我有想過,可另方面我只是個準考生...。這個問題狠狠的往我胸前打了一記;有多少考生會想起伊索比亞的小孩正捱餓著,有誰會去關心以色列和黎巴嫩的戰爭的死傷呢?又有誰肯來深入了解現今病態的社會?
  大人教導我們好好念書,而他們汲汲營利,地球誰來保護?
  也許我說的太遠,但這些都是我們切身事務,有人可以說保護地球只是大人的責任嗎。在我們成為考試機器同時,遠方的飛彈正轟隆隆的爆炸,沙沙作答的鉛筆,我們只聽到沙沙作答的鉛筆,捱餓受凍的難民哀號我們都聽不見。
  有人告訴我只要專心讀書就好,有能力才可助人不是嗎,我知道...只是憑藉上大學來助人,是真的嗎?即使現在沒有能力,我也希望能以綿薄之力關懷我們的週遭。

  我的夢想就是保護地球。

  我要證明高三生也能做很偉大的事,我叛逆,可我很有夢想。跌倒我也會很享受,重點不是結局...而是過程與心境。

  考試也只是考試......擊不倒我的。
  沒錯,我一定會比你們快樂的過生活的!

  再見了戰爭,再見了暑假。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