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大魔王

關於部落格
看電影喝啤酒
  • 3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晚安號角

火車駛動,一下子靜默沒事的話,我習慣拾起速寫本填寫幾段文字或隨筆塗鴉,最近戀上很即時的紀錄,動筆十分常態密佈我生活了,由非照相式的側寫靈感很棒,比起完整的色彩圖像,抖來牽去的筆墨軌跡多了很多隱晦的想像力,如同一段古老且神祕的語言未解。每個不一樣時間去端看,文字圖案又有新的態勢汩汩湧現生長,在回家靜養那段時間,躺在床上寫了二篇短篇小說,一部類型我也還不知道,另一部是比較偏像科幻小說,也許是被威爾森的《時間迴旋》給感動到吧,談到小說,近來也被《殺鬼》充滿魔法的詞句給深深吸引了,腦中總不停輪流撥放這兩部小說,當下依稀畫面鮮活生動。


車輪輾過台中、新竹,板橋,台北。又到基隆、花蓮、高雄,往北開,嘉義上去了彰化。好多好多同學朋友彈射四方。腦海猛地出現A片情節,這跟回憶攪和一起,竟然出現同窗好友屈拗的遮掩下體畫面。我搖頭甩掉這好笑窘促的情境。


設計課徐老師說:「設計不是偶發的,它必定是經驗淬鍊習得。」


我們也是按顆按鈕,然後被輸入,再依社會需求輸出,這麼說我們也是被設計過的唷?那些大人的經驗下。想到這裡就覺得可悲到發笑,那麼我一直對抗的東西,打從求學跟它敵對到現在,反而早已融入猥鄙的遊戲規則還有那麼點冰毒成癮感覺。我望向因黑夜照出我的車窗,除了光點目耽迷離外,還有一絲疲憊的眼神。夜景快速抽換。最後一滴火滾下黑夜。


當代藝術課,鄒老師:「…藝術是大破大立,Damien Hirst 他十分聰明,」


好像有很多能力淪喪一樣,我垂眼洩氣。夢想的魅力,就正是因為它既美好又虛無啊。我說,最怕的是失去相信的能力呢,這些年我一直提醒我自己:

 
末忘初衷。



內壢站,把它當起點如何,我問。
好啊,我答。
   
這次回家,發現歲月皺摺細密延展開在我雙親臉上,很驚訝那渠道般的痕跡開挖得毫不留情且迅速,母親除了本來小腹微凸,額前的頭髪明顯疏疏散散露出頭皮膚色,另外銀髪如早春新芽拔地遍起,是染色都來不及粉飾欺瞞。而父親還是一樣憂悒,眉前一道鑿痕,不時嗑蝕他晚年靈魂,嘴邊總掛著不間斷的掛念。

 
剛好遇上中元普渡,要祭拜公媽。我們家的神龕位在頂樓,我的任務就是將父親揮汗煮好的食物端奉至頂樓給祖先們享用,廳堂上和一般人家一樣擺設,神桌一對紅燈,壁上掛有觀世音菩薩畫像、前面一尊媽祖座像,旁邊即是歷代祖先靈位。我端了隻雞,雞全身赤裸好似藝術館裡玉石白溜溜,嘴是闔上的,但越看越覺得牠想對我說些什麼,只是咽喉都被放血割斷了,呈現一挖空貌,話卡在肚裡不上不下;雞像是悠悠睡著不像是死去,眼閉著,卻不忍猜想等等牠的午覺便醒。牠在我手上瓷盤子滑來溜去,我很怕一瞬間牠被我刻意的小心驚醒,然後振翅咯咯亂叫。


父親虔誠拈香低喃向遠方神明祈求平安,頂樓這麼熱神祂們會受得了嗎?我大不敬亂想,眼前的神像大概是無線通訊對講機之類吧,攫獲人們希望然後跟政府人員辦公一樣,經過很多道繁複冗長手續,有的許願打退了有的小案件則是實現了,不知道神明裡面會不會有殆忽職守的,就像佔著茅坑不拉屎的涼神。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這次回家,發現歲月皺摺細密延展開在我雙親臉上,很驚訝那渠道般的痕跡開挖得毫不留情且迅速,母親除了本來小腹微凸,額前的頭髪明顯疏疏散散露出頭皮膚色,另外銀髪如早春新芽拔地遍起,是染色都來不及粉飾欺瞞。而父親還是一樣憂悒,眉前一道鑿痕,不時嗑蝕他晚年靈魂,嘴邊總掛著不間斷的掛念。

 
剛好遇上中元普渡,要祭拜公媽。我們家的神龕位在頂樓,我的任務就是將父親揮汗煮好的食物端奉至頂樓給祖先們享用,廳堂上和一般人家一樣擺設,神桌一對紅燈,壁上掛有觀世音菩薩畫像、前面一尊媽祖座像,旁邊即是歷代祖先靈位。我端了隻雞,雞全身赤裸好似藝術館裡玉石白溜溜,嘴是闔上的,但越看越覺得牠想對我說些什麼,只是咽喉都被放血割斷了,呈現一挖空貌,話卡在肚裡不上不下;雞像是悠悠睡著不像是死去,眼閉著,卻不忍猜想等等牠的午覺便醒。牠在我手上瓷盤子滑來溜去,我很怕一瞬間牠被我刻意的小心驚醒,然後振翅咯咯亂叫。


父親虔誠拈香低喃向遠方神明祈求平安,頂樓這麼熱神祂們會受得了嗎?我大不敬亂想,眼前的神像大概是無線通訊對講機之類吧,攫獲人們希望然後跟政府人員辦公一樣,經過很多道繁複冗長手續,有的許願打退了有的小案件則是實現了,不知道神明裡面會不會有殆忽職守的,就像佔著茅坑不拉屎的涼神。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