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大魔王

關於部落格
看電影喝啤酒
  • 3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女人手指在他臉上游移,女人睫毛細長把眼睛藏起來,這樣子必起眼...
繼續閱讀

吃了早餐,我想大變

1/22外面少雨;12:58後我不再失意,應該這麼說。我們都問了同樣的問題,後面一樣的怎麼辦問句,只是我是肯定的疑問小心翼翼似的。在凌晨4點間歇性失眠,因為我的心跳很快以及我的世界也很快的在跳動。


我是一個有濕意的查逋人,看到感動的片段會有留眼淚的衝動,這樣淚水是不是很廉價,我也不是很在意,這樣子常掛著兩行淚水的男人,終究會有春天的。到了冬天的尾巴春天開始扣門,濕意男很快進化成失憶男,忘記很多不快樂的事情,我也不清楚究竟是遺忘了,還是快樂太過巨大把悲傷吞沒。


雨天的時候,失憶男變成詩意男,沒有了眼淚因為雨天都幫他哭泣好了,於是他開始重操舊業,寫起不是相當熟稔的詩句來紀念當時體內咚咚咚的感動。


我決定寫首詩而標題就叫做「song」,這不是關於歌,硬要說是歌的話,他一定會是盧廣仲唱的,而且還是長耳朵的不專業山寨版唱的,詩內容描述一切的剛剛好當然包括早餐與晨間喚醒,來自潘朵拉星球的我們同時是逼機同時也是啊米,然後詩遣詞用句要很有力量!因為這也是rock版的磅礡史詩,可以從民國99年寫到民國黃金999年。


4年的差距很快地被我的精神年齡補足,一切這麼自我感覺良好還是第一次,看我老是剪短髮裝年輕卻被人叫大叔就知道我的成熟度不由分說,大概是太愛笑我法令紋堆疊越來越深厚,代表我除了哭對於笑這件美好的事情也是很有感情的,做夢都會嘴角上揚那樣。


米偵探跟我一樣窺視著網誌,想嗅出一點蛛絲馬跡,某種程度上來說像極了足不出戶只吃泡麵的宅男在找正妹相簿,我們是彼此也是變態大叔,圍巾送來的香氣圈著脖子,原來這麼臭味相投。不確定梗在胸口被厚臉皮釋放之後,就要大變了!

繼續閱讀

晚安號角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br /><br />日黯黯將暮,火車持續北上。<br /><br /><br />&nbsp;</div><div>這次回家,發現歲月皺摺細密延展開在我雙親臉上,很驚訝那渠道般的痕跡開挖得毫不留情且迅速,母親除了本來小腹微凸,額前的頭髪明顯疏疏散散露出頭皮膚色,另外銀髪如早春新芽拔地遍起,是染色都來不及粉飾欺瞞。而父親還是一樣憂悒,眉前一道鑿痕,不時嗑蝕他晚年靈魂,嘴邊總掛著不間斷的掛念。<br /><br />&nbsp;</div><div>剛好遇上中元普渡,要祭拜公媽。我們家的神龕位在頂樓,我的任務就是將父親揮汗煮好的食物端奉至頂樓給祖先們享用,廳堂上和一般人家一樣擺設,神桌一對紅燈,壁上掛有觀世音菩薩畫像、前面一尊媽祖座像,旁邊即是歷代祖先靈位。我端了隻雞,雞全身赤裸好似藝術館裡玉石白溜溜,嘴是闔上的,但越看越覺得牠想對我說些什麼,只是咽喉都被放血割斷了,呈現一挖空貌,話卡在肚裡不上不下;雞像是悠悠睡著不像是死去,眼閉著,卻不忍猜想等等牠的午覺便醒。牠在我手上瓷盤子滑來溜去,我很怕一瞬間牠被我刻意的小心驚醒,然後振翅咯咯亂叫。</div><div><br /><br />父親虔誠拈香低喃向遠方神明祈求平安,頂樓這麼熱神祂們會受得了嗎?我大不敬亂想,眼前的神像大概是無線通訊對講機之類吧,攫獲人們希望然後跟政府人員辦公一樣,經過很多道繁複冗長手續,有的許願打退了有的小案件則是實現了,不知道神明裡面會不會有殆忽職守的,就像佔著茅坑不拉屎的涼神。<br />&nbsp;</div>
繼續閱讀
這次回家,發現歲月皺摺細密延展開在我雙親臉上,很驚訝那渠道般的痕跡開挖得毫不留情且迅速,母親除了本來小腹微凸,額前的頭髪明顯疏疏散散露出頭皮膚色,另外銀髪如早春新芽拔地遍起,是染色都來不及粉飾欺瞞。而父親還是一樣憂悒,眉前一道鑿痕,不時嗑蝕他晚年靈魂,嘴邊總掛著不間斷的掛念。

 
剛好遇上中元普渡,要祭拜公媽。我們家的神龕位在頂樓,我的任務就是將父親揮汗煮好的食物端奉至頂樓給祖先們享用,廳堂上和一般人家一樣擺設,神桌一對紅燈,壁上掛有觀世音菩薩畫像、前面一尊媽祖座像,旁邊即是歷代祖先靈位。我端了隻雞,雞全身赤裸好似藝術館裡玉石白溜溜,嘴是闔上的,但越看越覺得牠想對我說些什麼,只是咽喉都被放血割斷了,呈現一挖空貌,話卡在肚裡不上不下;雞像是悠悠睡著不像是死去,眼閉著,卻不忍猜想等等牠的午覺便醒。牠在我手上瓷盤子滑來溜去,我很怕一瞬間牠被我刻意的小心驚醒,然後振翅咯咯亂叫。


父親虔誠拈香低喃向遠方神明祈求平安,頂樓這麼熱神祂們會受得了嗎?我大不敬亂想,眼前的神像大概是無線通訊對講機之類吧,攫獲人們希望然後跟政府人員辦公一樣,經過很多道繁複冗長手續,有的許願打退了有的小案件則是實現了,不知道神明裡面會不會有殆忽職守的,就像佔著茅坑不拉屎的涼神。
 
" meta-author="SUPERFLEA"> 分享至facebook

傳事

<div>&nbsp;</div><div>&nbsp;<br />這建築物啊,像永恆一樣了。</div><div><br /><br />&nbsp;</div><div>無視快將它掩沒的四周違章如此光怪陸離</div><div>那些風雲呢<span>&nbsp; </span>都被剪開</div><div>以大師之姿拔地矗然<span>&nbsp; </span></div><div>&nbsp;</div><div>月色皎白如水<span>&nbsp; </span>洗淨清水混凝土使星子滑落<span>&nbsp; </span></div><div>一墜<span>&nbsp; </span>燃起整城不夜的熱情</div><div>&nbsp;</div><div>夜梟舊啼<span>&nbsp; </span>牠說一見到亮光就知道回家了</div>
繼續閱讀

速...
繼續閱讀

臉 Visage

<div>鏡子矗立在整個庭園,靜斜倚靠在拔地的樹幹上,場景虛實交錯,枯枝炸裂開像宣紙上墨水吸滲進退,麋鹿不明究裡咚咚響迎面撞上原本應該暢行無礙的雪地,對於對面的自己鹿也不懂吧,即使人也是一樣的。每當旭日從夢中拉我出來,我才發覺原來夢的另一頭才是真實的,要不然不會深刻如同感到像麋鹿的惋惜,碎黑的記憶無法拼湊,只得期待下次回去能否僥倖連接回最初的地方?那個打從母胎就存在的真實世界。</div><div>&nbsp;</div><div><b>我曾想過好好的活在這世界上,像個人,可是孤寂讓我窒息,之後我就真正挺直死去了。</b></div><div>康,目珠顫出目汁,幕外我也是如此,定睛不放死抓住他的眼,好似戲裡就是我,貼黑色膠帶的是我,在樹洞做愛的是我,被爐火焚燒的也是我。</div><div>&nbsp;</div>
繼續閱讀

天佑台灣

照片上傳了。今天大家辛苦了,偉大的鄉民們~救災不落人後啊
繼續閱讀

眈迷了眼

生活就蔓延在條街上

霓虹五光十色地閃

最後筆直往前走的

是那些握緊拳頭咬著牙的滿身臭汗的傢伙

路不彎

可我們經常繞圈子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有所為

好多事想去嘗試,也好多事慢慢著手。


也不勉強,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像妳說的學藝術不該唯唯諾諾。


書與藝術幾乎是人生最大的享受,而創作又是把人趨於完整。


那些遠去的,會再回來。


在乎結果,在乎會輸會贏打從心底就是輸家了,真正懂得藝術是能樂於過程的人。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